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飞的丈八蛇矛

花落子归啼 绿窗残梦迷

 
 
 

日志

 
 

昙华林地方志  

2011-02-24 22:30:05|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昙花林地方志 - 张飞 - wuhan47139的博客


公元223年,东吴孙权依山负险筑夏口城,东连吴越,西接巴蜀,北控秦晋, 南极潇湘。这就是史载最早的武昌城,历时1782年。正如张之洞联所云:昔贤整 顿乾坤,缔造多从江汉起;今日交通文轨,登临不觉亚欧遥。其间1840—1949的 100余年,是武昌历史发展最为辉煌的100年,而这辉煌的集中体现,就在武昌古 城东北隅的昙华林。 昙华林是武昌区粮道街的一条老街名,地处武昌古城墙内的花园山北麓和螃 蟹岬南麓之间,随两山并行,呈东西走向。1946年以前,昙华林的街名仅指与戈 甲营出口相连以东的地段。1946年,地方当局将戈甲营出口以西的正卫街和游家 巷并入,统称为昙华林,并沿袭至今。现在通常所说的昙华林街区,具体指东起 中山路,西至得胜桥,包括昙华林、戈甲营、太平试馆、马道门、三义村及花园 山和螃蟹岬两山之间,全长约1.2公里的狭长地带。作为昙华林历史文化街区来讲 ,规划部门概定为:东起中山路,西至得胜桥,南抵粮道街,北含东城壕、西城 壕包围的地段,再加上凤凰山一隅所构成的菜刀形地域,面积约1.02平方公里。 昙华林街区内各条街巷的历史地名,蕴含着丰厚的文化植被,具有官府衙门 地名多、老街旧巷地名多、文化古迹地名多的特点。本章按历史地名所处的方位 ,举要解说之。 
  地名由来 昙华林作为地名见诸文字记载始于清代,在光绪九年(1883年)绘制的《湖 北省城内外街道总图》中就出现了。究其称谓由来,至少有三说: 其一是附会而来。传说此处多小型庭院,居者多善植昙花,因为“花”与“ 华”在古代通用,人们就将花名附会成街名“昙华林”了。 其二是音讹而来。传说此古街人家,多喜植花,花开之时,置坛于户外,于 是一年四季一坛一花,坛坛花花,蔚然成林,故名。也就是说,“坛”字读音与 “昙”相近,人们由于音讹而流传至今。 其三是佛语衍化而来。街名“昙华”,其意出自佛经《妙法莲华经》中的如 来语:“优昙钵花,时以现耳”。佛教传说,转轮王出生,昙花生,说的是昙花 难得出现,按梵文译音和古代文言文通用的说法,昙花即昙华。而“林”应该是 “丛林”的简称。所谓丛林,意为众僧聚居一处,有如木相依为林;凡有佛寺的 地方,必有郁郁葱葱的林木相回护,形成一片特殊的丛林。昔日的昙华林的确是 儒释道三教繁盛之地。据历史记载,在境内南麓有武汉四大丛林(归元禅寺、宝 通禅寺、正觉律寺、莲溪寺)之一的正觉律寺;螃蟹岬南麓有与武当宫、长春观 齐名的灵瑞道院。对照清末《湖北省城内外街道总图》,标注此地的寺庙宫观和 外国宗教建筑物达数十座,其中西宗教之兴盛可见一斑,可谓是“优昙钵花,时 以现耳”。如今还保留住双柏庙、涵三宫、古刹巷等地名和遗址,以及美、英、 意、瑞等四大教区的宗教建筑,还有存活至今的百年古树古木数十株。因而昙华 林的得名与佛教兴盛有关的说法是可信的,得名的缘由是从佛语演化而来是有道 理的。郭沫若在其《昙华林》一文中,提到这一街名可能与佛教有关,虽然没有 就此进一步考证,但他在昙华林居住和工作多日,亲眼目睹这里如此丰厚的宗教 文化植被,显然是有事实根据的。可见昙华林的名称与佛教有不解之缘。 
  地域范围 昙华林历史街区位于武昌老城区的东北部,其地域范围被“一路两街”所围 绕,东边和北边连接着中山路,西边为得胜桥街,南边则抵粮道街,近似数学概 念中的长方形。在直角坐标上,东西最大纵距1.42公里,南北最大横距0.8公里, 总面积1.02平方公里。整个街区呈现出“一路两街环绕周边,老街里巷居中贯通 ”的地域格局。 
  名人之路——中山路 中山路,始建于1936年,前身是明代遗存的沙湖堤。该路起于武昌老城西北 长江边的大堤口,向东经得胜桥北端的积玉桥、沙湖边,然后南折经昙华林和粮 道街东端、小东门、大东门、武昌火车站,至武泰闸与107国道连通,再西折至解 放桥(武太闸至解放桥路段于1998年更名巡司河路),全长7.26公里,路幅宽60 米,沥青路面,大体上环绕武昌旧城垣外修建,命名为中山路,以纪念中国民主 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 此路初建时为黄土碎石路面,路幅7—9米。解放后,经历年修整,路幅扩宽 至60米,均为沥青路面。此路西端大堤口,据《江夏县志》载,原为“万金堤” 堤角,系宋绍兴年间“役大军筑建”。清咸丰二年(1852年),太平军进军武昌 时,曾从汉阳鹦鹉洲建起一道浮桥,并由此登岸克武胜门(即武昌城北门)攻入 武昌城。大堤口原是武昌货运码头,现已改建成游览、休闲的“武昌江滩”游园 。 此路大东门路段,与武珞路交会,筑建有立交桥,为连通武汉三镇的重要交 通枢纽,历史上曾是军事必争之地,清代太平军、1926年北伐军,都以此为进攻 武昌城的突破口,进行过惨烈的战斗。此路中段的武昌火车站,是贯通东西和南 北铁路干线的重点车站。 此路南段的武泰闸,是武汉市现存最早(1900年建)的防洪闸之一,也是连 通107国道的咽喉之地。1911年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的南湖炮队,就是由此地进城, 炮轰清总督署的。这条“名人路”从始建到如今,已走过近70年,整整影响了武 昌几代人。只要提起这条路,无不感慨和怀念,激励着人们弘扬辛亥革命武昌首 义精神,敢为天下先,创造美好的明天。 
  市井腹地——粮道街 粮道街是昙华林历史街区的组成部分,形成于明洪武年间武昌城定型后,因 当时这里曾设有粮道督署衙门而得名。其西端与通往城北的武胜门正街相交,逐 渐铺店布列成街,形成了武昌城内的繁华闹市。到了清代,湖广总督署、湖北巡 抚、武昌府署、藩台、臬台、道台、县衙等官府衙门荟萃武昌城,因粮道署仍设 于此街之中(今文华中学处),以致粮道街更加出名了。后将此街东段“巡道岭 ”并入,增加了此街的长度。现境内的“常平仓巷和丰备仓遗址”,就是当年粮 道堆积储存粮食的仓库所在地。解放后两段合并统称粮道街至今。 昔日的粮道街,道路均系麻条石铺成,街面幅宽4米左右,其铺面集市交易颇 为活跃。可真正让人记忆难忘的,不是粮道街本身,而是源于文化植被十分丰厚 和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在这里。老武昌城曾是两湖地区(湖北、湖南)的政治 、文化中心,粮道街一带则是学府集中之地,明代有勺庭书院(今朱家巷省银行 宿舍处)、清代有江汉书院(今武汉中学),民国初年有中华大学(华师大前身 之一),还有中学及工矿专业学校3所。更让人刻骨铭心的是近现代革命火种从这 里孕育和传播,当年的巡道岭5号和胭脂巷11号,是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时文学社和 共进会的秘密机关之一,在这里谋划了两大反清革命团体的联合统一。1911年9月 24日,两大团体代表在胭脂路11号举行联席会议,成立武昌起义总指挥部,确定 了起义日期和起义的总行动计划,为武昌首义成功作出重大贡献。当年街东段的 武汉中学,曾是董必武1920年创建并在此居住和从事革命活动的地方,从这里走 出了三位参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当年此街西段的中华大学(今文华中学), 是革命先烈恽代英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他在此领导了武汉反帝反封建爱国学生 运动。凝望时代的背影,令人感慨万千,这些文化植被,是这条街厚重历史的重 要组成部分。 眼下的粮道街已经旧貌换新颜,成为市井的中心地带,它位于花园山与胭脂 山之间,东西走向,东起中山路,西至中华路、得胜桥、青龙巷相交处,全长1. 42公里,水泥路石,路宽18—20米不等——这是在早年粮道街旧街基础上改造成 的,此街的中段与胭脂路交会,直通民主路,如今此街的两旁楼房店铺林立,57 3路、717路和18路公汽穿街而过,使古老的街道焕发了青春。 
  古貌苍颜——得胜桥 位于昙华林街区西边的得胜桥,是武胜门正街与得胜桥合并后的名称。其长 不足800米,宽不过6米,从南向北(南起粮道街、中华路交会处,北抵中山路积 玉桥),蜿延曲折。它已经走过634年的生命旅程,仍以其古貌苍颜,面对着城市 的日新月异,默默地追忆着曾经有过的繁华。 这里曾是明清时期通往武昌城唯一的北门——武胜门的主要街道。明洪武四 年(1371年),武昌城定型后,此街道北端的城门称“草埠门”。明嘉靖十四年 (1935年),武昌城的草埠门更名武胜门,此街随之称为武胜门正街,一直延续 到清末定名为得胜桥,流传至今。人们常问:既然街以桥称,怎么见不到桥的踪 影呢?原来此街的地势是南高北低,特别是北段穿行于凤凰山与螃蟹岬两山交会 处的谷地,每当夏秋汛期,常被渍水包围,人们便在道旁修明沟,路下筑涵洞, 还在北端城墙基部建“太平闸”以排水患,民间便有了“三步两座桥,走桥不见 桥”之说,故街以桥称。至于冠名“得胜”,要从武胜门的得名谈起。明代武昌 城九门之一的武胜门,原名草埠门,其遗址在今得胜桥北端街口内侧处。明嘉靖 十四年(1535年),都御史顾鄰重建武昌城时,取“武将疆场奏迹,得胜回朝而后 凯旋”之义,改“草埠门”为“武胜门”,武胜门正对武昌城南北中轴线上的南 门——保安门。那时军队出征,必须出“武胜”,归“保安”,以取吉利。而此 街正是军队出征走兵车、过战马、运草粮的必经之路,如今此街还保留住马道门 、戈甲营、正卫街、常平仓、全安巷的地名就是佐证,故此冠名“得胜”,是指 “得胜宜扬,太平全安”,以求吉祥锦延。这充分说明了此街道所具有的军事功 能。 这里又曾是武昌北城历史上最繁华的地方,那时武昌城的北面,只有一个出 口如前述称“武胜门”,这个城门内外是商贾云集之地,城外形成筷子街、箍桶 街、砖瓦巷等行业街巷,城内则沿街一个个买卖字号排列,一座座砖木结构营业 门面连成一片,副食、百货、粮油、餐馆、书摊、药店等交易颇为活跃,其市民 化商业消费锦延600百余年至今不衰。只是道路窄狭,人流十分拥挤,故从早至晚 ,熙熙攘攘,古貌痕迹时隐时现,颇具古镇风貌。在改革、开放、发展的今天, 但愿得胜桥古貌变新颜,吉祥绵延。 
  周边环境 昙华林街区的地理环境,人们习惯地概括为“三山环抱,一湖相邻”,呈现 出了昙华林是有山有水的好地方。所谓三山,是指花园山、凤凰山、螃蟹岬,一 湖是指沙湖。以上“三山一湖”经过近百年的变迁,随着城市建设发展,沧海桑 田,面貌大变,但唤醒沉睡的记忆,彰显昙华林的魅力是很有必要的。 
  人文之胜——凤凰山 凤凰山位于武昌解放路北端东侧,东起得胜桥,西接解放路,南抵省实验中 学,北临中山路,面积2万平方米,海拔高程44.9米。其得名始于三国时代,据《 江夏县志》记载:“吴主孙权黄龙元年(229年)四月……武昌有黄龙凤凰现。” 即“凤凰栖此”,又称“凤凰来集”。这大概是孙权想做皇帝,把传说中的百鸟 之王“凤凰”与“称帝”联系在一起,而故意擅造得吉兆。从此这座山便获得了 富有祥瑞之义的名称——凤凰山,至今已逾1700余年。唐代诗人岑参有“路指凤 凰山外云”句,指的就是武昌凤凰山。 凤凰山为明清武昌城内名山之一,素以孝文化胜地著称,中国古代著名孝子 孟宗“哭竹生笋”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灵泉山志》有清人张大宝“花开蝴蝶 径,草满凤凰山,哭竹何年事,犹生青塚室”一诗,是当时历史陈迹的真实反映 。遗憾的是这些孝文化景观均已成为遥远的记忆。 凤凰山又以“文脉”厚重而闻名。据《湖北通志》记载,凤凰山南麓为历史 上学府所在地,宋代设县学,以后成州学,明清两代在其东边设贡院考举人,门 前立有四柱三门的木构牌楼,楼匾上书“惟楚有材”的感语。废科举后,于1920 年设省第二模范小学,后改设法科大学,现为湖北省实验中学。可以说此山为历 史学子荟萃之地,文风鼎盛之所,是当之无愧的。 凤凰山还以“要塞形胜”载入史册。据《江夏县志》、《武昌要览》显示: 凤凰山是武昌古城的门户,有“欲制武昌,先制凤凰山”之说,为历代军事“要 塞”。清末张之洞曾在此山修筑炮台,台建于山顶上,颇具形胜,设新式大炮, 可左右旋转,控制城北及江面。1911年10月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时,起义军曾在此 山布防炮兵阵地,炮轰江上的清军兵舰。自1949年5月武昌解放,至1980年期间, 凤凰山一直是武汉城防军事重地。 如今的凤凰山已被职工宿舍楼湮没。此山的人文之胜迹,已荡然无存,惟深 藏于文献或流传于民间。至今犹存的“凤凰山界碑”和“凤凰山”地名,仿佛记 忆着这座山曾经有过的动人故事和厚重的文化积淀。 
  游览胜地——花园山 花园山位于昙华林街区腹地,东西走向,西麓临近得胜桥的全安巷,西望凤 凰山,东北有螃蟹岬作为屏障;南与胭脂山相峙,全长900米,海拔45.8米,面积 9万平方米。明清时期为武昌城内名山之一,也是游览胜地。花园山原名崇福山, 又名崇府山,清同治年间的《江夏县志》早有记载,它的名称由来可追溯到明朝 初年。明永乐二年(1404年),楚昭王朱祯第五庶子朱孟炜被封为崇阳靖简王, 因为在这里建过王府,此山便有了“崇府山”的称谓,俗称崇福山,如今山的西 麓还保留有“崇福山巷”的地名。 明末王府被毁,这里成了百姓用地。到清乾隆年间,一姓刘的文人在崇王府 的故基上,修建草堂、亭园。当时的名学士吴百华为其题门额为“霭园”,并有 门联“江城画里,崇岗杭香”。其后,武昌府粮道刘锡嘏为此作铭记胜,题为《 霭园铭》,从此名声大振。《霭园》俗称刘家花园,占地十余亩。园内的堂榭亭 轩、树木花草皆依山而建而植,自然幽雅;园四周筑有鹿眼之篱、虎皮之垣。每 当春暖花开或金秋九月,游客络绎不绝,园内最引人注目之处要数建在山麓高处 的“佳山草堂”,若登高小憩,可坐揽山川之美,可眺观江湖之胜,草门联“挹朝 爽西来,杯底岚光飞隔岸;望大江东去,眼前帆影度遥山”就是佐证。可惜,咸 丰年间因兵祸被毁,“崇府山”从此留下了“花园山”的俗称。 花园山宗教文化植被丰厚,明清时期武汉佛教四大丛林之一的正觉律寺就坐 落在花园山南麓。到了咸丰中期(1862年),外国宗教渗入此地,逐步形成了以 花园山为主的意大利教区,其规模较大、颇具罗马风格建筑特色的天主堂,至今 保存完好。1903年,革命先驱吴禄贞在花园山聚会,规划反清革命,是辛亥革命 武昌首义的源头。后来,西方传教士在此开办花园山育婴堂,在大量婴儿死亡事 件被揭露后,人民政府组织收集山上白骨,在该地修建万婴墓,并立“死难婴儿 纪念碑”。现为武汉市文物保护单位、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城山”要地——螃蟹岬 螃蟹岬位于昙华林与沙湖南岸(今中山路北段)之间,东西长1.8公里,东抵 中山路、友谊大道交会处,西至得胜桥,面积约1 000平方米,海拔57米,因山体 东端原状如蟹钳,故名螃蟹岬。历史上此山南麓较为平缓,而北麓则深沟险峻, 并与沙湖连通,是那时的武昌城防御体系的天然屏障。相传元末时,朱元璋曾驻 师沙湖边的紫金山,指挥将士在螃蟹岬架设大炮,炮打陈友谅之子陈里据守的鄂 州城(武昌时称鄂州),于是螃蟹岬便有了炮架山的别名。明洪武四年(1371年 )江夏侯周德兴扩修武昌城,就在陡峭的山脊上修筑城墙,西端山麓筑城门(草 埠门,后改武胜门),东端山顶筑墩堡炮台,使东西走向的螃蟹岬,城墙城关相 连,城堡炮台相望,横垣在武昌城的东北部,成为古代兵马难以愈越的防御屏障 。据《江夏昙志》记载,“城堞倚以为重,今呼北城山”,故有“城山”之称。 一晃五百多年过去了,随着冷兵器时代的结束,“城山”的城墙已结束了它 的原有的作用。伴随着1927年武昌城的拆除,此段城墙也不可避免地被拆毁了。 然而这里的地名“东城壕”、“西城壕”被传承下来,嵌于北山坡上的断壁残墙 遗迹清渐可见,当年的炮台遗址尚存,虽给人一种凝重的沧桑感,但它是厚重古 城文化的历史见证。特别是见证国共合作、团结抗日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 部第三厅旧址,就紧靠此山南麓。还有见证中西文化碰撞交融和社会历史进程的 瑞典教区,其宗教建筑群至今还坐落在此山中。在这里,走一步是历史的传说, 踏一脚是历史的遗迹。螃蟹岬是另一类古城文化的风景线。 
  近城登览——沙湖 沙湖,又名余家湖。历史上的沙湖位于武昌城东北外侧,那时的沙湖堤为城 与湖的交界处。据《江夏县志》载:沙湖“在县东北一里”。沙湖之得名,源于 在长江与沙湖之间,有一条由细沙和粉沙质粘土形成的自然湖堤,故称此湖为沙 湖。 古代的沙湖和东湖是相通的,受长江江水制约,江水汛期,湖与江相通,江 水下落,潴水成湖,故有“漫水湖”之说。清代不断修筑武昌至青山的长江大堤 ,沙湖逐渐与东湖分离。那时沙湖的面积很大,湖缘东起洪山北麓,西达三层楼 ,南抵小东门,北到北洋桥。1852年12月,太平军曾在沙湖上架起一座浮桥,直 通小龟山(今民主路省体委处),并由此登岸克占小东门。现在途经昙华林街区 的中山路北段,就是沿着原来的沙湖堤修筑的。清末建成的粤汉线铁路从沙湖穿 过,沙湖自此一分为二,铁路东侧称大沙湖,又名外沙湖,西侧称小沙湖,又名 内沙湖。据1936年的历史资料记载:沙湖面积为520公顷。经过近百年的自然环境 变迁,外沙湖水域保护面积为319.66公顷,内沙湖水域面积仅存7.64公顷。 沙湖自古是武昌近城游览之地,明代《寰宇通志》说:“湖上有东园,为近 城登览之所。”1917年,一位自称沙湖居士的任桐先生,在沙湖修建了一所面积 约55亩的私家园林——琴园。琴园令人注目之处,是将附近名胜古迹,缩微引建 于园中,形成“琴堤水月、雁桥秋影、寒溪渔梦、金冢桃花、东山残碣、九峰晨 钟、虎岩云哺、卓刀饮泉、泉水松韵、兰岭香风、青山雨夜、石壁龙湫、沟口夕 阳、夹山咏雪、梁湖放棹、鸥鸟浴泼”等十六景,每景配撰一联(联文附后), 并以花卉突出四季特色,成为当时武汉三镇颇有名气的风景名胜古迹和登临之所 。遗憾的是1931年的大水淹毁了园内的建筑物和树木、花卉,琴园从此荒芜并逐 渐消失。然而,沙湖的特产却绵延未绝,不断为沙湖争辉。据《沙湖志》记载: “沙湖的鲫鱼其肉嫩肥,汆汤与西湖宋嫂鱼同美。沙湖藕味甜而嫩,与苏州之塘 藕相类。”如今沙湖养殖继续发展,周边有不少名胜古迹,湖光山色极佳,将来 如开发为文化旅游区和居民休闲区,必将成为市井又一颗耀眼的明珠。 
  附:《沙湖志》所撰沙湖十六景 琴堤水月 湖山第一当面有长堤如横琴状,月夜则水色平分,湖光照眼,如在高 山流水间,也不逊于苏堤白堤之胜。 故乡亦有湖山都亏几段柳堤锁住烟景 此处正多水月忽听数声芦笛吹断夕阳 
  雁桥秋影 琴堤三桥中名雁桥者,时有鸿雁自天际飞来,影落平沙,与两岸芦花 相掩映。此桥对影横斜,水天一色,含有秋容不嫌晚之状。 数行雁字齐飞后后先先斜对琴堤水月 隔岸芦花荡漾重重叠叠正来沟口夕阳 
  寒溪渔梦 宋冯京字当,世少孤,纵饮不羁。一夕醉卧溪边。有渔者泊舟,困眠 梦神斥之曰,冯侍中在此,何不避!惊起步月,见草间有人熟睡,询之知为冯也 。具告以梦,请卧舟中,以避风露。后冯贵,使访渔舟不复见。 富贵功名都是一场春梦 烟波钓隐亦诚千古知音 
  金冢桃花 珞珈山之阳,民国初年女伶金月英葬此。性贞烈,墓畔多桃花,游人 过此,有人面桃花之感。 人面已成无色相 桃花依旧笑春风 注:圈去五字为“遴结有情缘”,较现句好,留存于此。 
  东山残碣 即洪山。古有东山赋镌山后石上,今剥落不可读。宋赵淐即山胜处架 木为阁楼,曰东岩。状其石,曰云根,曰云扃,凡十数处。 古人文字千言都被风云捲去 今日石岩一角递与天地回忝(?) 
  九峰长钟 狮子峰下有正觉寺,明高僧无念所建。门阖九峰,松柏四绕,每日晨 起,钟声清远,直超出尘外境也。 山色晓烟收望到峰尖恰好五更月落 钟声僧寺起惊回尘梦方知九老春长 
  虎岩云啸 灵泉山北行,有黑虎岩。崛出云表,如啸傲状,下数百丈成低阜,左 右门南路驻湾西,珠山突起,圆阜环抱,尤胜。 出岫本无心飞入松风同鸣众壑 蔽天如有垠散归沧海可作长吟 
  卓刀饮泉 湖之东,汉昭烈郊坛下,世传汉寿亭侯行军于此,卓刀得泉。详一统 志,明昭王蒐饮之,味甘冽。为甃石,覆以亭,色白香清,饮之不渴。 偃月岂无光天上飞来凿凿大声惊万卒 通江宜有脉地中涌出源源不竭几千秋 
  泉亭松韵 卓刀泉侧,山水清音,久为高人所欣赏。杨闻泉补筑一亭,两旁栽松 ,夏日可避暑。有松涛声、清泉声、风月之下,恍如琴韵。 大海茫茫教石上清泉莫混潮流忘本性 深山寂寂只松间明月不随涛浪作虚声 
  兰岭香风 灵泉山东五里,黄宝岭产兰。春时兰蕙成丛,香风满野,居人称为兰 岭。 苍马响叮当蝶去蜂来咬碎美人心事 花番听仔细香清韵远暗生幽谷春情 
  青山夜雨 湖之北有青山,临大江。每当夜雨朦胧,山外有山,渔灯掩映,真所 谓青山隐隐水迢迢,别有风韵。 雨意缠绵窥楼外风云黑满天地 山光隐约忽江边渔火暗渡烟波 
  石壁龙湫 碧云山有石壁,形如笔格。山下凉马坊前方塘中水洼,传为龙湫。明 洪武九年,龙起水涌高数丈。 谁道沙湖就无石壁 我知雁荡亦有龙湫 
  沟口夕阳 湖之西待驾山,傍晚西望,沟口夕阳,殊多异彩,渔歌唱和,虽黄昏 时候,犹有绝妙风景也。 钓艇归来高唱一声始放斜阳西坠 花影收去抬头四望又将明月东升 
  夹山咏雪 灵泉山有两山,环保如屏。天寒坐对,东岭孤松,逥峰舞雪,令人诗 兴勃然。 搁案问天涯冷堆双峰马难前步 题诗扫石上寒深三尺人自豪吟 
  梁湖放棹 湖之东有梁子湖,每当春夏,水深鱼美,林峦隐蔚,其中蟹簖渔榔, 菱歌莲唱,与鸥波螺髻相掩映。好事者常泛舟于此。 坐此舟中对四顾流连忘载琴书而返 身如世外听一声欸乃自在山水之间 
  鸥岛浴波 沙湖多白鸥,每随清风浮泛绿波之中,洗涤净尽,不留半点污痕。浴 后皆集于岛上,展其羽翼,自飞自鸣,若忘机焉。 我非羽化真人何竟有缘至此 谁是度波仙子乃能自在若斯 
  街巷地名 街区道路,以花园山为界,山脊及跨山之路,归于山北。多为旧式衙署、豪 门巨宅、历史遗址命名的街巷,为昙华林街区的主体。山南街巷名称,多由民间 传说而来。除云架桥外,这些道路虽不直接与昙华林正街相通,但地名大多与昙 华林街区的历史文化相关。 
  古韵醇厚——昙华林 昙华林形成于明清两代,从清末《湖北省城街道总图》标注来看,它位于武 昌城东北部;地处城墙内的崇府山(花园山旧名)和螃蟹岬之间,呈东西走向, 东起鼓架坡,西接正卫街。虽然地方不大,名气不小。 其一,昙华林成街于“运粮要道”,这要归功于“名满天下”的林则徐。清 道光十七年(1837年),林则徐调任湖广总督驻武昌,亲定在昙华林的东端建“ 丰备仓”(今十四中学操场处),以屯粮备军需。据考,在昙华林西端的军事机 关——“武昌卫”,担负着漕粮“军运”和“屯田屯粮”的任务,其“屯田面积 达343 142亩,屯粮18 716石”,显然,“丰备仓”是武昌卫所的“屯粮”仓库, 可以想见当时的昙华林辟街修路,是专供粮食进出的必经之道。由此推测,昙华 林是在“运粮要道”的基础上成街发展起来的。 其二,昙华林得名于宗教兴盛,也就是前文《地名由来》所述的与佛教有关 。历史上的昙华林就是以多种宗教文化相融而闻名的。明代以来,这里有佛教“ 正觉律寺”和道教“灵瑞道院”两大丛林;到了晚清,这里有美国、英国、瑞典 、意大利等四国教区。这大概就是昙华林得名的佐证和内涵吧。 其三,众多著称于史的重大事件发生在这里。花园山上的明代皇亲“崇阳王 府”,在这里“历四王”达149年。清末,这里曾是“花园山聚会”、“日知会” 、“黄岗军学社”等团体从事反清革命活动的地方。更有民国时期国共合作、团 结抗日的历史见证:1938年,时任国民革命军政治部第三厅厅长的郭沫若,与一 大批文化精英住在这里,进行保卫大武汉的抗日宣传工作。这些历史碎片,显露 着昙华林的酵厚幽香。 时光流转,白驹过隙,1946年,地方当局将昙华林与正卫街、游家巷合并, 统称为昙华林,并沿袭至今。今日昙华林主要指东起中山路,西至得胜桥,包括 戈甲营、马道门、太平试馆、三义村以及花园山和螃蟹岬两山在内的狭长地带, 全长1.2公里。 
  武昌卫之痕——正卫街 正卫街是一条明清老街,已于1946年并入到昙华林,今人已经很难寻觅此街 名了。好在街名淹没,道路还在,或许能让人联想,萌发思古幽情。实际上,今 昙华林西段与戈甲营片区北面接壤处的这段路(昙华林小学门前),就是当年的 正卫街。此街不长,也就200米,却成街于明代,得名于官府正卫衙门。 据《湖北通史》记载,武昌因湖广会城之故,于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 ,在武昌设置“卫”级驻军,拥兵5 600人,作为镇守武昌的警备力量,史称“武 昌卫”。相传武昌卫指挥使衙门就设在螃蟹岬南麓(今昙华林小学内),衙门前 的道路,则是“武昌卫”官员进出的“官道”。清代沿袭了明代的一些军事制度 ,在武昌仍设“武昌卫”,但其职能演变为以“漕运”为主的“运军”,有“楚 省漕船,什军轮驾,一军出运,九军公帮”之说。“运军”并担负“屯田屯粮” 职能。相传“武昌卫”守备、千总等官员,为区分当时的“武昌左卫”,便在衙 门门楼高悬“正卫衙门”四字于其上,也让衙门前的这条街,有了很大气的街名 ——正卫街。据《湖北通史》记载:“咸丰初年,南漕改由海运,武昌卫所失去 了存在的依据,到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卫所裁撤。”由此看出武昌卫衙门 (正卫衙门),到此不复存在,其门前的正卫街也失去了往日车水马龙的热闹场 面。可以说此街得“武昌卫”之势而兴,受“武昌卫”之撤而衰。但正卫街名却 一直保留到1946年,它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武昌作为政治、军事中心的地位。1911 年春夏之交,辛亥元勋刘公先生曾在此购得一座西式公馆(今昙华林32号),并 在此指导湖北工业中等学堂的三位学生制作了参加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九角十 八星旗”。 
  民间传说——游家巷 游家巷,是一条清代老巷。据清末《武汉城镇合图》标示,游家巷位于武胜 门正街(今得胜桥)北段东侧,北靠马道门,南依戈甲营,西与武胜门正街交会 ,东与正卫街连通,全长180米。 游家巷得名史书没有记载,但民间传说纷纭,莫衷一是。比较有代表性的说 法是:一说,早期一姓游人家,在这里置业建屋,随之居户增多,形成巷道,因 游姓居户居多,故名;另说,这里早年是“三面官府夹一巷”,即北靠官府的马 厩,南依戈甲营营房,东临武昌卫衙门,居户多为这些“官府”下层武职官员之 家,其中一居户为武职“游击”长官,因其“品级”高,人们附会称此巷为游家 巷。还有一种说法是,这里是北城居住的人们当年烧香拜佛、踏青游览的必经之 道,来往游人较多,便顺口称此巷为游家巷,流传下来。 上述三说正确与否,留待地名学家考证,重要的是游家巷是当年连通昙华林 的主要通道。1946年,游家巷、正卫街并入昙华林统称昙华林,游家巷地名也随 之淹没。 
  道教故地——三义村 三义村,位于得胜桥北段东侧,螃蟹岬南麓,东邻仪表厂,南接公民巷,西 连马道门,北抵福利村,面积5 600平方米。历史上,这里曾是明清时期的武昌道 教丛林——灵端道院所在地。据说,人们为景仰缅怀三国英雄人物刘备、关羽、张 飞的神勇忠义和所建功业,便在道院内修建了供奉“刘、关、张”塑像的“三义 殿”。清末,道院建筑因战乱被毁,而三义殿却保留下来,古风犹在,景致别样 ,是当时文人墨客的游览胜地,也是人们倾诉情谊、朝拜祀奉之所。只可惜1938 年日军轰炸武昌时被毁,后来随着居民区的形成,三义殿遗迹也已无踪影了。此 处只留下 了一个地名“三义殿”,于20世纪50年代更名为“三义村”至今。早年 ,曹祥泰后裔曾建“曹家花园”于此。1928年,石瑛先生心仪风物,也在此地结 庐居住。 
  官府“马号”——崇福山街 崇福山街,位于花园山西端南侧,东西走向,东起崇福山巷,西至四衙巷, 长不过130米,宽不过3米,却是明代崇阳王府养马的地方——俗称“马号”。 崇福山街所在的花园山南麓,始名崇府山。明永乐二年(1404年),楚昭王 第五子朱炜在此山麓建“崇阳王王府”,此山便开始得名“崇府山”了。之后王 府在山麓西端南侧(即现在的崇福山街)置“马号”,设“马厩”(养马的房子 ),建马夫住房,供王府官员出行之用。到了清代,这里又一度成为官府养马之 地,后来逐渐形成居民区,人们便把这条通道称之为“老马号巷”,这一巷名一 直延续到民国时期。解放后,此巷因地处崇福山南麓(亦名花园山),改老马号 巷为崇福山街。 
  因山成街——花园山 花园山,从字面上看,好似一座山名,实际上是贯通花园山南山腰的一条街 道名称,有“因山成街、因山得名”之说。 首先,花园山街因山成街的历史悠久。据《湖北通史》记载,明永乐二年至 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在此山设崇阳王王府期间,开山辟路,形成官府居住 区;清代乾隆年间,私人居家的“刘家花园”在此地修建;直至清同治元年(18 62年)意大利传教士在此修建天主教教区,使这里的道路沿山南山腰修建,跨山 贯通,居民房屋也是沿道路依山而建的,错落参差,逐渐成为今日花园山街道的 雏形。 其次,花园山街得名于“花园山”,亦缘于这里曾有清代著名的“刘家花园 ”和其他各兴盛一时的花园式建筑。特别是载入史册的辛亥革命“花园山聚会” ,更使这条街声名大震。 
  古城缩影——东城壕与西城壕 在昙华林街区有一条得名于城、成名于护城河的大巷,它就是位于得胜桥北 端以东、螃蟹岬北麓与中山路沙湖路段南侧的东城壕。这条里巷虽然只有400米长 ,4米宽,但它却与武昌城有着不解之缘。 明代武昌城是具有军事防御功能的城防建筑,其北城的城墙是沿着凤凰山与 螃蟹岬北边山体而筑,并在两山之间筑一城门,名武胜门(原名草埠门)。为了 使城防更加牢固,武昌城的西面、南面充分利用了长江和巡司河作为护城的屏障 ,而北城的城墙下,挖了一条护城河(又名护城壕),都是人工挖掘的壕堑,一般 将挖出的泥土用来筑城墙的墙心用,这样可以节省劳力一举两得。护城河与江湖 相通,其水源是从长江和沙湖引进来的。护城河宽约30米,深约5米,两岸修建护 堤,和城墙距离约50米。那时武胜门外的护城河上设有石桥(今留有地名积玉桥 ),供行人车马通行,人们便以此桥为坐标,将桥西的壕堑称之为西城壕,桥东 的壕堑称之为东城壕。1927年,随着武昌城垣拆毁、壕堑填平,逐渐有人居住, 原城壕旧址和附近之处,久而久之形成居民区,人们约定俗成称此地为东城壕和 西城壕,流传至今。它们的名字已延续了600余年,可以说是武昌城墙、城河历史 的一个缩影。 
  因马成名——马道门 在得胜桥北段东侧,有一条由西向东75米转南80米呈直角的小巷,名马道门 ,是明清两代进出战马的专用通道口,并在马匹进出的道口处(今得胜桥与马道 门交接处)设置了能开关的铁栅栏门楼,遇战马通过时可以开关,是那时官府加 强城防的一处军事要地,普通百姓及其它闲杂人等是不能随意进出的。 历史上,官府曾在此设管理官马的机构和马厩,饲养战马和官员坐骑及车辆 用马,并在马厩内设跑马的道路,与城墙上跑马的路相交接,这些专用跑马的路 ,被称之为“马道”。那时武将骑马巡视城防、传令官员骑马传递军令都是经此 道登城的,战骑出征与回防等都是从此道路进出的。由此看来,因马成名、因马 成道是此地名的渊源。随着时代的发展,战马在军事上的功能逐步消失。到了清 末这里的马厩已不复存在,仅剩下马匹进出口处的一段道路,成为了居民区的通 行道,其地名称马道门。这里曾有辛亥名人殷子衡先生的故居。近年来,马道门 已改建成了居民小区。 
  书香留韵——太平试馆 位于花园山西麓的太平试馆(巷)不长,也就85米,其貌也不扬,然而在明 清两代却是接待全省70个州县来省城会试的秀才住所,名为太平试馆。 科举时代,武昌因省会之故,设有考选“举人”的会试场所,叫贡院(旧址 在今实验中学处),同时设有考生食宿场所,取名太平试馆,这两处教育设施都 是当时科举制度的产物。那时,每三年一次乡试,在农历八月十六日至十八日3天 举行,到9月上旬发榜,每次应试者均过千人,但“中举”者只有36人。而每届会 试之时,楚地考生荟萃武昌,大多住进了太平试馆,住宿时间少者月余,多者3个 月左右。科考前,这里备考的琅琅书声,袅袅书香,使太平试馆显得斯文宁静。 附近的花园山与昙华林一带,成为秀才们吟诗作对和休闲之地,湖北官书局和横 街头书市则成为秀才们搜寻阅览古籍图书经典及应考书籍的必到之处。发榜后, 从这里走出了一批又一批高榜得中的举人,如清代嘉(庆)、道(光)、咸(丰 )年间,仅黄陂中举士子达106人,占全省70个州县同期举人数的6.44%。至于怀 才不遇的落榜士子究竟有多少进出这里已无从查考。 科举时代,让太平试馆所在的这条小巷,有了既文雅吉祥,又有书香韵味的 巷名,流传至今。 
  军工重地——戈甲营 戈甲营是昙华林街区的一条古巷,位于花园山北麓,东西走向,平行于昙华 林,东端北折与昙华林西段相接,西至得胜桥,全长290米,宽4米。论其得名缘 由,可上溯至明代。 明清两代,武昌是湖南湖北的政治、军事中心,同时又是湖北省会之城,常 驻重兵守卫,包括旗兵、绿营兵、防营兵等达数千之众,这些军队武器装备供应 、更新补充之数量也是很大的。于是,便在武昌城内设立了被称之为“戈甲营” 的兵工厂。据记载,戈甲营主要负责制造军队进攻用的戈矛、矢箭以及防御用的 盾牌、盔甲等兵器。当时,这里聚集了一批冶铁业、冶铸业的能工巧匠,制造的 兵器标准统一,做工讲究,成为当时武昌城手工制造的一张名片。因制造储存兵 器的戈甲营在此地,其门前的这条巷随之得名戈甲营了。到了清末,张之洞督鄂 后,编练新军、办汉阳兵工厂,废戈矛土枪,代之新式步枪,从此戈甲营就不复 存在了,而戈甲营地名则成了这段历史的见证。清代,湖广总督吴文镕曾建豪宅 于此,宅名“鹤云飞堂”,该建筑毁于20世纪90年代。 
  鸣金遥响——鼓架坡 鼓架坡,位于花园山东端南坡,早先为荒坡秃岭,其得名源于一个历史传说 。相传,元末朱元璋与陈友谅争夺天下,结果陈友谅中箭身亡,其子陈理被立为 帝,定都武昌。元至正二十四年(公元1364年)二月,朱元璋率军征伐武昌,屡 攻陈理据守的蛇山未果。朱元璋便组织数百敢死队,架战鼓于此山坡,鸣金击鼓 向蛇山发起猛攻,一举夺占蛇山,陈理见大势已去,只好献城请降。因朱元璋率 将士在此击鼓督战建功,此坡即以“鼓架”得名。到了清代,这里成为百姓居住 之地,仍沿袭“鼓架坡”之称并作为巷名流传下来。晚清至民国年间,鼓架坡曾 有多处大户人家的花园住宅,其中著名的有方家花园、黄家花园、胜蔓精舍、半 园、简园和周蒼柏公馆等。如今该巷为南北走向,南接棋盘街,北端转西止于马 家巷,长460米,宽4米,巷道弯曲不平。 
  养花成名——高家巷 高家巷,位于候补街西段北侧,南北走向,北抵崇福山街,南至候补街。相 传一姓高的人家在此居住,开垦荒地,以养花为生,善植花卉盆景,是当时小有 名气的“花匠”,被称之为“高家花园”,据说到此赏花、购花者,一年四季不 断。后来,这里逐渐形成了居民区,人们追思高家花卉,把这条小巷称之为高家 巷,流传至今。晚清,基督教美国圣公会在此巷购得大块地皮,兴建了圣约瑟礼 拜堂和圣约瑟学堂。1906年,著名的反清革命团体“日知会”就设在圣约瑟学堂 内的阅览室,被誉为“武昌革命之源泉也”。另外,历史名人晏道刚先生的公馆 也在此巷。 
  跨山之路——郎家巷 郎家巷,原是贯通花园山南北的一条通道,南起候补街中段北侧,北至花园 山北麓,全长170米,宽3米。此巷途径山脊路段,为条石阶梯铺路,呈“凸”形 跨越花园山,尤如久埋山中的一座桥,从明清走到如今,勾勒数百年的沧桑变迁 。 相传,此路曾是明代崇阳王王府沟通山南山北的人行通道;清代乾隆年间, 这里又成为人们游览此山“刘家花园”胜景的必经之地。那时一姓郎的宗氏家族 看好这块福地,率先沿路置业建屋,逐渐成巷,因姓郎居民居多,故称郎家巷。 到了清咸丰年间,外国宗教渗入武昌,在此巷开办了天主教文学书院(文学中学 前身),在花园山修筑了天主堂、育婴堂等,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特别是花园山 天主堂建成后,他们在郎家巷通往山上的路口两端,都安装大栅门,一到天黑栅 门上锁、禁止通行,俨然成为国中之国,被称之为武昌的小“租界”。这种状况 延续了80年之久,直到1949年5月武昌解放后,才恢复了郎家巷夜间过山的通行自 由。郎家巷大栅门南部,曾是反清革命团体“群学社”的所在地,该团体领导人 就是著名的兄弟志士梁钟汉、梁耀汉。 
  约定俗成——候补街 候补街是一条明清时代的老街,位于花园山与粮道街之间,东西走向,东起 胭脂路,西抵得胜桥,全长490米,宽4米。这条街早在明代便已形成,到了清代 ,由于众多的候补官员在这里留下了匆匆而过的足迹,而小有名气。 清代,武昌城是湖广总督、湖北巡抚、武昌府和江夏县等衙门的荟萃之地, 这些官府都拥有地方“官缺选补”的职权,于是那些科举高中备选者,离职告假 期满续职者,还有“买官”谋求一官半职者等,便离乡背井来到武昌城。官府为 安置这些被称之为候补的官员,特地在这里修建了一些较为阔气的宅院,凡等候 补缺的官员大都聚居于此,以等候接受“身、言、书、判”为内容的入选考查。 入选后还要经过“请旨”、 “调补”、“部选”等程序,才能入仕递补。据《湖 北通史》记载:“清代,湖北请旨补缺知州6名,调补知县13名”,大多则补缺到 官府衙门内部的职位上。可见当时“补缺官位”之难,等候补缺时间之长,少则 一年半载,多则几年,有的甚至未入流便定居下来,于是这里逐渐形成了一些候 补官员的“府邸”。难怪清末《武汉城镇合图》标注此街为“候府街”,而民间 则约定俗成的称之为“候补街”流传至今。 
  饮马之地——操家塘 早先在崇府山(今花园山)西麓有一块不大的水域,后为操姓人家私产,因 而得名操家塘。相传此塘早年曾是崇阳王府的饮马池。到了清代,武昌城的东北 端,已市廛连片,这一水塘,便成为官府战马、达官坐骑和民用马匹的饮水之地 (当时马匹是军用、民用的交通、生产工具)。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马匹饮水 洗涤的身影。之后,操家塘水域干涸消失,这一带成了居民区,于是人们便将巷 以塘名,仍称操家塘流传至今。 
  历史回望——孝子巷 在今双柏街西隅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旧巷,史称其为“孝子巷”,系明代形成 的老巷。上世纪中叶,此巷与仪凤巷合并改名宜孝巷后,逐渐演变成为胭脂路的 北段。于是,“孝子巷”和“仪凤巷”的地名便消失了。 回望巷名“孝子”来由,其意有二:一说这里的居户人家,崇尚“孟宗哭竹 生笋”的品德,户户有敬重、奉养父母的孝子,因此而名声大振,人们便取《汉 书·武帝纪》“今天下孝子顺孙,自竭尽以承其宗”之意,剥离名句中的“孝子 ”为巷名,以维护封建社会的道德宗法制度。二说这里曾是祭祀吴孝子的孟宗庙 ,即“孟孝感庙”的故址,出自明代《寰宇通志》中“国初建楚王府,庙(指孟 孝感庙)迁武昌卫前”的记载,人们便依据当时的“武昌卫”位于螃蟹岬南麓与 花园山北麓之间、正面朝南的方位,推测“孟孝感庙”应在花园山南麓的孝子巷 一带,故得名孝子巷。 上述两说颇有道理,在清末《湖北省城街道总图》中标注孝子巷有一座庙, 遗憾的是,没有标出庙名,但却标出了孝子巷前南隅与“仪凤巷”交会,并连接 “杨纸马巷”,直至武昌城的“忠孝门”(今小东门),构成了以“孝文化”为 主调的长廊。 
  钟声树影——双柏前街 双柏前街因有双柏庙得名,位于花园山东段南麓,南起粮道街,东至湖北中 医学院原门诊部,西达胭脂路,长约150米。 相传,清代这里原是通往花园山“罗祖殿”的一条通道,道旁有一座庙,被 千姿百态的绿色松柏林覆盖着,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庙后有一株古柏,因长有两条 枝杈,笔直高耸,郁郁葱葱、清香扑鼻,这样一来就给人以树中套树,树中有树 ,庙内钟声,庙外树影的清新爽快之感。树有灵性,庙依树影钟声而闻名,于是 人们就称之为双柏庙。庙前的这条通道也就称为双柏庙街了。 清末《湖北省城街道总图》将此处标志为“双柏庙巷”。新中国成立后改名 为双柏庙街。1972年更名双柏前街至今。 
  学苑公寓——华中村 在湖北美术学院背后,西邻云架桥,南抵粮道街,北接昙华林的地方,有一 片楼舍毗邻、四处林荫的居民区,这就是当年武昌私立华中大学的教职员工公寓 ——华中村。 早先,华中村这一带曾是武昌城城墙基址和护城河遗址。1926年,国民革命 军北代军攻破武昌城后,下令拆除武昌城墙,土石填平了护城河,也填平了附近 的水塘和小溪,那时这里虽有野花树草莺飞的景致,却是蛙鸣蝉叫蚊虫乱飞的荒 野之地。1935年,私立武昌文华大学买下这里的官地,建起了砖木结构的二层楼 房12栋。这些建筑中西合璧,绿树掩映,错落有致,外观朴素而典雅。作为教职 员工的公寓,当时许多知名学者、专家——如国学大师钱基博等在这里长期居住 ,使原本荒凉的地方充溢着一股“学府书香”的气息。因这里当时处于“半居街 市半居乡”的接壤地带,西为闹市校园,东隔沙湖堤为藕田渔塘,俨然一处都市 里的“村庄”。1951年,在私立华中大学的基础上,另地组建华中师范大学,此 地便成为华中师大文脉之一源。20世纪60年代,这里命名为“华中村”,因其地 理位置紧靠中山路,便日渐成为较繁华的地方,人们习惯地把附近一带统称为华 中村了。 
  地因庙名——涵三宫 涵三宫,位于花园山东段南沿,系东西走向的古老街巷,东抵云架桥,西接 双柏前街,长390米,宽4米。因早年这里有一座名为“涵三宫”的道教宫观,香 火盛于一时,而得街名“涵三宫”。1920年董必武在此创建私立武汉中学,从事 革命活动,培养了许多革命人才。1921年11月武昌社会主义青年团在校内成立。 此街西端第一家,曾是中共早期领导人恽代英的故居。这条街早年的“日新预备 学堂”(系私立学校)是新四军将领项英同志的母校。 
  小溪相伴——云架桥 云架桥是昙华林街区的一条古老街道,如果从明洪武四年(1371年)武昌城 定型算起,已是有600余年历史的古道了,而以“桥”为地名则始于清代。 云架桥位于武昌旧城东北角的东城墙内侧,南北走向,南起粮道街东段(清 代称巡道岭),北抵昙华林东段,全长400米,宽4米。相传,云架桥曾是清代省 城“丰备仓”(遗址在今十四中学内)运粮古道。沿着这条古道有一条弯曲的小 溪相伴,于是“桥”和“水”都和这条古道相关,人们为连通运粮通道,便在云 架桥与昙华林交汇处的小溪上架起了一座桥,初为木桥,后为砖石拱单孔桥,桥 长15米左右,宽8米左右,桥面为麻条石,同时在小溪的尽头修建“龙王闸”(排 水闸)。那时,古道和小溪掩藏在葱郁的树林之中,溪上小桥横跨林木叠翠之间 ,春夏之晨,常常云雾缭绕,桥似彩云作架,清风为梯,显得雄奇壮观,让人神 往,故名 “云架桥”。这条古街道也称之为“云架桥”而延续至今。昔日小溪木 桥早已淹没,之后建的砖拱桥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拆毁,并将小溪的明沟改为暗 渠,使当年的小桥流水,让位于车流人流。原来云架桥道路两边还有一批中等人 家的花园和馆舍,后在旧城改造中全部拆除。不过桥名如旧,却作为地名流传下 来。如今“云架桥”地名标志牌,醒目地竖立在云架桥与昙华林的交会处,似乎 告诉人们这就是历史的见证。 


createPageHTML(1, 0, "t20100224_32162", "shtml")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 卷二 史 事
  相关信息  

昙花林地方志 - 张飞 - wuhan47139的博客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
访问量:
cssdropdown.startchrome("chromemenu");
  评论这张
 
阅读(8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